孩子不上学,叛逆孩子学校,正规戒网瘾学校,戒网瘾学校哪里好,孩子厌学,孩子不去上学,孩子不上学怎么办,孩子厌学怎么办,孩子不去上学怎么办,孩子不想上学怎么办,戒网瘾学校全国各地湖南湖北,山东,郑州,山西,南宁,天津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、河北、山西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台湾、福建、云南、海南、四川、贵州、广东等地。

学员案例

联系我们

地址:安徽省巢湖市苏湾镇

电话:18226616677(24小时服务热线)

微信:18226616677

孩子不上学,叛逆孩子学校,正规戒网瘾学校,戒网瘾学校哪里好,孩子厌学,孩子不去上学,孩子不上学怎么办,孩子厌学怎么办,孩子不去上学怎么办,孩子不想上学怎么办,戒网瘾学校

江西戒网瘾学校怎么体罚学生的?很严厉吗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 作者:孩子不爱读书怎么 浏览:

  • 问:江西戒网瘾学校如何软禁、体罚学生?

  • 答:

    爆料江西南昌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存在问题后,10月30日下午,该校校长吴军豹在朋友圈里称书院尊重舆论,承担社会责任。“全体师生于今日正式宣告彻底停用戒尺管教。网传‘钢筋龙鞭’已由校长亲手撕开埋于夫子像座下。”

    “温柔”在网帖里称,有学生向他爆料,称该校自称戒网瘾学校,存在关学生小黑屋、体罚学生、把学生当工人用、对学生进行性骚扰等行为。截至目前,这篇帖子已有5.7万点赞、6千多条评论,引起舆论热议。

    此后,“温柔”又发表了一篇名为“在和戒网瘾学校的吴军豹校长对话后”的文章,其中截图部分展示了豫章书院校长吴军豹和自己的微信对话,展示了吴军豹的回应。吴军豹称“问心无愧”,让“温柔”把文章“赶紧戒网瘾学校删了,有政治风险”。

    近日,每日人物联系到多位曾在该校待过的学生,他们称帖子里的内容基本属实。另一位曾在该校任职3个月左右、现已离职的教官于飞(化名)称,网帖部分内容如使用戒尺和龙鞭来惩罚学生、饭菜很差、让学生当工人确有其事,但否认所谓“龙鞭”是钢筋的。至于网贴其它涉及内容,“我不能说没有,只能说,我没见过”。

    10月28日晚上,该校校长吴军豹拒绝采访后,向每日人物发送了一份题为《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谣言的真相》的书面文件。

    在文件里,吴军豹称:“打戒尺我们认了,整改可以,承担相关责任可以!但是那些说我们官商勾结,背景通天,学校是人间地狱的,这些诽谤谣言我们不是真实的也无法逼我们认!”他也表示,已写好报案书,交给南昌青山湖区公安分局。

    公开资料显示,豫章书院曾是古代江西四大书院之一,是学术思想的传播、人才培养的著名官学机构。而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的官网介绍其主营业务是:“消除孩子网瘾、厌学、叛逆、早恋、心理缺陷等不良问题。”

    辽宁16岁少年李鸿宇(化名)是上述网帖里提到的爆料者。他告诉每日人物,之前生了一场病,又与父亲关系不好,心理压力很大,得了轻度抑郁症,就医后,在家待了一年,期间开始上网,“可能(上网)时间也比较长”。本打算在去年9月复学,但6月,他被父母带到豫章书院,半年学费3万。

    李鸿宇称,刚到书院,他在一个“小黑屋”里独自待了许多天,小黑屋也被这里的老师称呼为烦闷室。他描述这个房间充满排泄物的气味,没有床,两道锁的铁门,坏的空调,坏的灯,没有窗户,只有一个尿盆,一桶水,有一个小的透气孔可以看见光,有蟑螂蜈蚣,有老鼠的声音。

    吴军豹否认了李鸿宇对烦闷室的坏境描述。他称这叫斋戒室,是学生入学静心的必要措施,原理是根据心理学的“森田疗法”,“设置小间,学生独处,为防止问题青少年自杀、自残、伤人、毁物的心理教育业内通用四防措施。”他解释,“有的学生直接就打老师,老师只是做安全防控,不存在虐待行为,更加没有警械。”

    教官于飞称烦闷室的环境“也没有学生说得那么恶劣”,而是“清净,有各类书籍可以看,有空调,有洗手间,有学生送饭,我们教官还会定期打扫卫生”。他说进入烦闷室的学生都是情绪不稳定,需要面壁思过,时间大概在3天到7天,还有老师开导。他承认这是限制自由,但“毕竟十几岁的孩子,不太能够很好控制情绪,会刻意伤害自己的身体,或者找机会袭击教官逃跑。”

    李鸿宇告诉每日人物,他把烦闷室称为“地狱”,在那里的感受很差,难以相信父母会把他送到这里。他还说,在屋里,他靠着墙角坐着,许多想法“像潮水一样涌来”,第二天早上睁眼,他发现自己还在这里,崩溃了,开始止不住地哭,哭到眼泪干了。

    按照书院的规定,从烦闷室出来后,就可以开始上课,男生穿中山装,女生穿民国服和旗袍。

    “但教师大部分没有教师资格证,而且讲课水平很低下。”李鸿宇说,“所谓国学教育就是些讲古人的规章思想的文章,读的是校长职级编的书。”作业是照字帖练书法、抄论语、背古文,“背不完不能睡觉”。

    李鸿宇称,与“国学教育”配备的工具是戒尺,“抡起来使劲往手上打,这么结实的竹子都打断了好几个。”也有学生告诉每日人物,“戒尺”是“轻的铁尺子一样的”。

    曾在该校待过的另一名学生陈红(化名)说,挨戒尺的情况太多了,没完成作业会打戒尺,每半个月考试最后几名要打戒尺,卫生打扫不干净,说脏话,和女生接触等,都会挨戒尺。她说:“男教官打的话三戒下去就肿了。但是我们那时候经常是一打就是十戒尺。我已经被打得数不清了。”

    李鸿宇称:“打完了手都不敢握拳,像肉里面都是辣椒水一样。”

    “小拇指粗细的钢管,就跟钢筋差不多。”李鸿宇见过别人被打,“我亲眼看见一个小女孩被打了30鞭,有几鞭抽到了地砖上,地砖都抽碎了,这怎么可能是塑料的。”

    吴军豹曾向媒体承认,学校最严重的惩罚就是挨“龙鞭”,对于不听话的学生,教官可以用“龙鞭”来惩罚他们。

    陈红被“龙鞭”打过,“疼,坐都坐不了,睡觉也不能平躺睡。打完第二天屁股全是黑的,又硬又黑。”但她不能确定龙鞭的材质,“反正我们看到的龙鞭就是一根黑色的细棍子,很硬很重。有人说塑料管,说实话我不信,我看过断的,里面就是实心的,这个我确定。”

    吴军豹在发给每日人物的文件里解释,戒尺“只是普通国学馆用的戒尺”,但“学校从来没有钢筋做的鞭子”,他说对于打老师、打父母、霸凌同学的,学校以通知家长的情况处理,一般是罚站,仍不知悔改的,只用塑料戒尺打屁股。

    教官于飞同样否认“龙鞭”是钢筋的,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龙鞭,塑料管,黑色的,捆一圈胶带,空心。”他不太想把惩罚的动作叫做“打”,“说实话,不管是像我这样以前的教官,还是现在的教官,跟学生并没有深仇大恨,没必要下死手。有的学生被别人渲染,恐惧无限放大。”

    于飞说惩罚学生时,会先向上级申报,上级领导根据情况决定惩罚力度,下达纸质通知书,需要所有领导和老师签字同意,并且会征求家长同意。但有学生对每日人物回应,并不会通知家长,就算通知,“通知的内容好像是什么管理措施,没有说怎么打,打什么”。

    家长每月会来学校探望一次,“他们会避开家长探望的时候打,而且家长被洗脑洗到(认为)你不犯错就不会被打,根本不信我们说的事实。”陈红说。

    李鸿宇也称:“父母在探望之前,学校都会集体开会,讲什么内容不知道,但(开完会后)我们说的话他们都不信。”

    “大部分人都是故意装作顺从。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再怎么没道理的要求我都会去做。”李鸿宇说自己早就想明白了,从一开始就想要出去,所以“表现得特别乖”。但是他仍然做过一件“傻事”——自杀。

    “我那天心情实在不好,在洗衣服,就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自杀。”李鸿宇喝了“两口”洗衣液,“太难喝了,喝不下去。”

    他觉得肚子剧痛,被送到医院。“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,但是书院根本就不敢通知我的家长。”李鸿宇说,书院没有签病危通知书,给他做了洗胃,但他怕事后会被龙鞭打得很惨,便说谎自己是“不小心吞食洗衣液”。

    校长吴军豹展示了当时的病危(重)通知书。通知书显示,李鸿宇被诊断为“误服洗洁剂”,在监护人一栏签字的是任某,关系是“老师”,医院收费票据显示抢救共花费了183元。

    吴军豹说,医生根本没有从里面洗出泡沫性液体,“其本人全程清醒、谈笑自如。经询问,该生自己承认是咬洗衣液袋子的时候咬到了一口,进入了嘴巴里。”

    李鸿宇对此表示否认:“当时在场的老师和教官都看到了,我一边洗胃一边嘴里往外吐泡沫。”

    吴军豹则称,李鸿宇有“心理病”、“多重人格”,“他在微信还和我经常聊天。”

    吴军豹向每日人物展示了李鸿宇父母所写的入学协议书。协议上有这些内容:“独生子……从一年半前就放弃读书,一直处于非正常学习、生活状态。内向、自卑、敏感、社会适应能力弱,意志力薄弱、懒惰、无人生目标、仇恨父亲、一年半前治疗过,鉴定为抑郁症、服过一段时间药、会有自杀等极端行为……父亲教育较为粗暴。”

    李鸿宇回应道:“心理病、多重人格纯粹是他胡扯的,我说的话很多毕业生都可以证明的。”

    教官于飞说,他认识李鸿宇。“学生说他是…误喝。至于是不是自杀,就两说了。私底下我没问过他。”他明确表示自己不认同校长的说法,“这个学生关系和我还算不错,没有心理问题。”

    12
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问:网瘾死亡,全身多处伤痕,疑遭殴打,戒网瘾学校靠谱吗

  • 答:戒网瘾学校没有不打人的,打死人是极少数,但是普遍体罚学生。最近曝光的江西南昌“戒网瘾”学校——豫章书院就是这种学校,用大号戒尺打手心,扒光裤子龙鞭打屁股。进去了就要吃苦受罪犯错误挨打挨骂,罚站,俯卧撑,长时间跑步,戒尺打手心,脱裤子竹板胶皮管打屁股。有的学生不听话甚至被打的屁股开花。 戒除网瘾中心用严厉的军训和惩罚戒除孩子网瘾,类似监狱对犯人的方法。全封闭,军事化管理,专门针对问题网瘾学生的一种惩戒式的教育方法,学生不服管教不听话教官会体罚以及关禁闭,里面是没有网络的封闭式环境,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,叠被子要像豆腐块一样整整齐齐,跑步10公里累的汗流浃背,吃饭后继续军训,上课,晚上也要训练上课。完全被严厉的校规管着。
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问:“戒网瘾”学校被指体罚学生是怎么回事?

  • 答:

    近日,一位名为邹远(化名)的学生在网上发帖称,自己曾在江西南昌“戒网瘾”学校豫章书院遭受体罚、囚禁。消息很快引起网友关注,不少人留言均称自己在豫章书院受到体罚。采访中,不少该校学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此事,声称在学校还遭到虐待。

    昨日该校回应称已掰断戒尺,彻底停用戒尺管教。昨日晚间,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称,经调查,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,书院确实有罚站、打戒尺、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。

    已责成区教科体局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,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。

    母亲后悔送孩子去书院

    邹远(化名)在帖文中称,自己被母亲骗去江西旅游,随后被送往豫章书院,关了三个月,心理受到极大创伤,希望其他学生不再有这样的遭遇。

    邹远母亲表示,当时儿子生病学习跟不上,休学在家玩游戏,也不出门,作为家长很着急,在网上搜到豫章书院后,看到有心理辅导,以为可以让儿子学好就送去了。

    对方要求不要告诉儿子,她就谎称是去旅游,“当时只是为了让儿子戒除网瘾,学习国学,生活规律一些。没想到去了受了那么多苦,听儿子说的当时都不敢相信,现在非常后悔把他送去了。”

    邹远母亲为他交了半年的学费,三万一千多。退学后,对方只退了五千元,称是奖励。并让她写保证书,表示孩子有病自愿退学,跟学校无关,不能说学校不好,否则要赔付10万元。

    江西豫章书院位于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镇濡溪村,学校由南昌市社会科学联合会批准成立了南昌豫章书院研究会,并一直是南昌市心理学会秘书处及江西书院研究会常务理事单位。当地媒体还多次报道该书院“成人礼”、“祭孔典礼”等活动。

    在其官网上写着招生简介:我校分项开设:修身初中学堂,心理教育学堂, 大专预科学堂。男女分区管理,面向全国常年招收:沉迷网络游戏;厌学辍学;离家出走;早恋叛逆;习惯不良;性格缺陷;暴力倾向;心理偏差等家长和传统学校难以教育和引导的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。目前该网页已经打不开。

    多名毕业生称受到体罚

  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不少毕业生也在网上爆料称自己在豫章书院受到体罚。

    萱萱(化名)告诉记者,她曾早恋、不想上学、离家出走戒网瘾学校。2013年8月,母亲谎称有南昌的朋友接她们去做客,将萱萱带到南昌。在机场,一名为“山长”的男子及其妻子前来迎接。母亲谎称第二天要办事,要山长接待萱萱。

    萱萱被带到豫章书院,后来被关进小黑屋,令萱萱难堪的是,为了防止学生自残等意外情况发生,女生要当着“老师”们的面脱掉内衣,“那是南昌最热的时候,学校不开空调,热得根本睡不着。”

    另一名学生姗姗(化名)回忆,2014年夏天,她被母亲送到了南昌。刚出机场,就有人用手铐把她铐起来带到书院,书院的墙有三四米,工作人员没收了她的所有首饰和手机,还把鞋带、内衣等一切带有绳子的物品拿走。

    接着她也被关到一间小黑屋,里面是又脏又臭的被子和一个沾满食物残留的碗。“那种屈辱和恐慌是我以前从没有过的,我用力地拍门和求助根本没人理睬我。”

    在小黑屋的那段日子,另一个小姑娘彤彤(化名)也被送进来,两个女孩哭闹过,甚至吞过牙膏,但都没有换来自由。

    戒尺和鞭子是书院里的孩子们最深刻的记忆。萱萱描述,书院里的戒尺是大号的钢尺,即便是力气小的老师来打,也会很痛。男教官之间还互相比较谁的力气比较大。鞭子则是钢筋做的,细细的,比较重,外面看上去有一层玻璃,一不小心就会被打到腰部。

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• 问:江西一戒网瘾学校暴力体罚学生官方介入调查了吗?

  • 答:

    近日,多位网友发帖称,位于江西南昌的一所名为豫章书院的“戒网瘾”学校存在严重体罚、囚禁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,事件引发公众大量关注。

    多位曾被送入该学校的学生介绍,豫章书院老师通常用戒尺、龙鞭体罚学生,戒尺是大号的钢尺,龙鞭也是钢筋做的。“只要有违背老师意愿的就打你,比如队列动一下,或者晚上考德的时候故意出难题,答不上来暴力伺候。”一位学生称,他们日常与外界的联系就是一个月的一次通话。“打电话时老师要旁听,不 能说真话,不能让父母来接走。”另有多位学生称,自己在书院曾见过有人因无法忍受体罚的痛苦试图割腕自杀,后被制止。

    10月27日下午5时许,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回应称:有网民反映我辖区内的“豫章书院”存在体罚学生、伙食差等问题。发现该反映后,我区立即成立了由区委政法委、区公安分局、区委宣传部、团区委、区教科体局等5家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,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。调查结果将适时向社会公布。

    希望能够早日查清事实真相。


  • 注明: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属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
    Copyright © 2018-2019 合肥新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皖ICP备18017554号
  • 孩子不上学,叛逆孩子学校,正规戒网瘾学校,戒网瘾学校哪里好,孩子厌学,孩子不去上学,孩子不上学怎么办,孩子厌学怎么办,孩子不去上学怎么办,孩子不想上学怎么办,戒网瘾学校